?
航空货运||航空托运|广州空运|广州航空货运|广州航空托运|广州航空快递|金飞雁航空物流

全国客服热线

400-7286696

航空货运站常见问题

上海虹桥机场螃蟹空运包装规定

  • 发布时间:2018-08-15
  • 浏览量:

上海虹桥机场螃蟹空运包装规定

近来在虹桥国际机场空运携带大闸蟹登机的旅客不少,但在通过安检时,却被告知生鲜海鲜等活物不能随身带上飞机。据了解,部分航空货运企业允许将大闸蟹作为行李托运,建议乘客提前到机场办理托运手续,以免耽误出行。

  据航空企业规定,生鲜蟹类要托运,包装很有讲究。首先,至少要有两层:从内至外依次为泡沫箱、纸箱,都要留出透气孔,防止螃蟹在运输过程中窒息死亡;其次,在运送中如需放置冰块,需要专门的密封包装,防止液体渗出。

上海虹桥机场螃蟹空运包装规定 浅谈资讯 山航张甲斐: “山太郑智”和他的复合材料



  民航资源网2018年8月13日消息:张甲斐,是山东太古飞机工程有限企业(以下简称山东太古)大修部的一名复合材料工程师,也是山航集团2017年度优秀共产党员之一。

  “从学生时代起我就开始跟复合材料打交道,十多年过去了,不敢说对复合材料的认识有多深,但只要是飞机上涉及复合材料的故障大家都有信心把它修复好。”张甲斐说。

  修飞机源自一次“偶然”

  每每提到复合材料,张甲斐的眼中总是泛着光,从上大学起他就与“复合材料”连在一起,虽说毕业后成为一名机务工程师,但他一直在从事复合材料的工作。

  说起来到山东太古工作的原因,张甲斐说这一切都源于一次“偶然”。

  2006年,大四的张甲斐跟许多同学一样面临毕业,“当时大家这个专业就业面比较窄,本科就业前景不太好,很多同学都选择考研。”张甲斐说,起初他也加入到“考研大军”中,可有一次他在自习室“意外”地听到几名不认识的同学在谈论“太古飞机场”,这让他来了兴趣。

  “当时我对太古的了解少之又少,后来才知道太古并不是什么飞机场,而是一家专业的飞机维修企业,而这次校园招聘中就有大家这个专业。”张甲斐说。之后他找老师打听才得知这次校招初试已经结束,进入面试环节。“当时我的心情有些低落,好像刚刚看到了一点曙光瞬间便消失了。”张甲斐说。之后一位已经毕业的师哥提醒他不妨直接去面试地点碰碰运气,说不定还有机会。

  抱着试试看的心态,面试当天张甲斐带着自己的简历来到了现场,到了之后他才发现有不少跟他一样的同学来“碰运气”。“有没有没投简历的同学,这轮面试结束后你们排好队参加面试。”听到这句话后张甲斐兴奋不已,最终他也抓住了这来之不易的机会,突破重围通过了面试,2007年加入山东太古成为一名机务。

  “我至今还记得进入企业后第一次到机库见到飞机时的情景,看到飞机特别兴奋,知道飞机是高科技,就连一个螺丝都要很多钱。”张甲斐说。在那之前别说坐飞机了,就连看飞机都是抬头仰望天空时才能见到。

  进入企业后,经过多轮培训,张甲斐被分到当时的大修部复合材料车间。虽说已经成为一名机务,但作为一名新人他还是要从最基础的学徒工做起。“刚开始干的都是些跑腿的活,为老师傅递工具,站在旁边学习。”张甲斐说,在“看”了很长一段时间后他可以在师傅的带领下动手,等到上手之后他终于迎来了人生中的第一次独立维修。

  “我第一次自己修的部件是前鼻舱装置保护壳。”张甲斐说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他的这个第一次,当他完美地修复部件后内心是自豪的。“当时就觉得自己特别利害,心里一直美滋滋的。”实在的张甲斐说。

  “湿法落布”精细工艺





  图:张甲斐:“山太郑智”和他的复合材料 摄影:于玺

  每一名机务都要有“责任感”

  在那之后的每一天张甲斐都在进步,很快他就升为领班,带领着几位同事一起工作。说起他的这个工作,张甲斐说包括飞机的客舱、货舱、外表等凡是涉及复合材料的维修都由他们来完成。“客舱里的行李架、飞机整流罩、襟翼、缝翼、扰流板、雷达罩等等都属于复合材料部件。”张甲斐先容说。他们工作有一个通用的法则叫“湿法落布”,“湿”表示树脂,“布”则代表纤维,通过一种特殊的工艺将树脂与纤维混合制成后用于修复飞机上损坏的复合材料部件。张甲斐告诉笔者,在制作时包括温度、湿度、调配比例等等都有严格的工艺要求,是一项看起来简单实则要求很高的工作。

  “从事复合材料工作,尤其是用于飞机,这就要求大家要做到更加精密,安全永远是第一位的。”张甲斐说。2007年他进入企业时的第一课,培训老师给大家灌输的第一个理念就是安全,一架飞机上百名旅客关乎到几百个家庭,不允许他们有半点马虎。

  “每一名机务都有责任感。”张甲斐说,在他十一年的工作经历中,有一次看似平常却又很特殊的工作让他深刻体会到“责任”二字的意义。

  那架飞机送修的原因是襟翼蒙皮分层需要停场2天,可正常情况下维修需要至少3天。时间紧、任务重,张甲斐决定带着团队成员一起加班加点,经过一个通宵后,第二天晚上12点左右他们更换完成,只需等到早上4点蒙皮粘合好即可。可谁都没有想到,第二天早上他们来看时发现蒙皮没能粘合好,还是处于分层的状态,这下张甲斐刚刚放松的神经立马再次紧张了起来。他没有丝毫犹豫,立即拆下重新修复,好在最终在早上来上白班的同事帮助下,他们在上午10点时再次修复,最终在飞机2天的停场期内顺利完工。

  在那之后他一直在反思究竟哪里出了问题,看记录写总结,不断重复着每一个细节只为了今后不再出现这样的情况,最终他找到了原因,从那以后再也没有出现过此类情况。“大家这个工作特点就是在保障安全的前提下经常要跟时间赛跑,既要保证质量又要保证效率。”张甲斐说。

  飞机维修讲究整体配合

  从普通员工到领班再到生产主管,张甲斐慢慢地开始走上管理岗位,他说从事管理工作后看待工作的角度也不同了。“之前认为把自己的工作做好,按卡作业保质保量就可以了,可后来从事管理后,懂得了从整体看待工作,要配合好总指挥。”张甲斐说。

  飞机停场维修是一个整体,要让各个部门岗位相互配合才能让飞机达到最佳的维修效果。张甲斐说,很多部件他们可以在飞机上修或者拆下来拿到车间里维修,通常情况下肯定是拆下来拿到车间修起来更加方便。“飞机上很多空间狭小,缩在里面修起来也畏手畏脚,同事们大多喜欢拆下来修。”张甲斐说。可这却会给其他专业的机务同事带来麻烦,如果拿下来修势必需要其他岗位配合拆卸,很多还涉及复杂线路拆卸,如果为了自己维修方便而加大其他专业难度,这会对飞机整体维修进度造成影响。

  为了不耽误整体进度,张甲斐多次跟员工说明,慢慢地大家开始理解,能在飞机上修的就在飞机上修,实在没办法的才会拆下来。

  爱踢球,人称“山太郑智”

  工作之余,张甲斐最大的爱好就是踢足球,司职后卫、后腰的他还是球队队长,“平时差不多每周都要踢1-2次,大小比赛大家也都会参加。”张甲斐说。不管是后卫还是后腰,作为球队重要的位置都是“压场”般存在,“队友们都叫我‘山太郑智’,踢球时我是大家在场上的定心石,在工作中我也希翼能够成为大家身边可以值得信赖的人。”张甲斐说。

?
XML 地图 | Sitemap 地图